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灿海小说 >> 我的时空旅舍 >> 第688章 单身狗的理论经验最丰富

第688章 单身狗的理论经验最丰富

互相鄙视嘲讽了一番,程烟又和程云探讨了下国庆的出游事项,后半截路她便没再吭声,保持着程云早已习惯的沉默。两兄妹的身影在一盏盏路灯下走过,这幅场景在过去仿佛已演练过千万遍。

回到宾馆,程烟并未直接回房间,而是先上楼顶看了看。

果不其然,残局还未收拾完。

不只是冯玉嘉一个人,还有比她们喝得更多的唐清影,她也在帮忙。

程烟走了过去:“还没收拾好吗?”

“好了。”

“辛苦了。”程烟一边说着,一边帮冯玉嘉搭了把手搬烤架。

旁边还有一大盆铁签,被唐清影艰难的抱了起来。想起这些东西明天全部要清洗一遍程烟就觉得头疼,虽然她不做的话也有人做,比如勤快的俞点姐,比如总想表现得勤快的唐某某,再比如……很乖巧的表姐。事实上程烟以前从来不做这些活儿的,正是因为有这些人,她才不得不去做,不然她心会不安的。

地上已经被扫得干干净净,看来唐某某和冯玉嘉没有偷懒,再把这些东西搬下去,战场就打扫好了,剩下的明天再做。

三个小姑娘并肩走下楼,唐清影活动着腰背,在回房时还对冯玉嘉挥了挥手说:“晚安。”

“晚安夭夭、烟烟。”

“晚安。”程烟也面无表情的说了句。

“咔!”

回到房间,锁上门。

唐清影脸上的‘平常色’已变成了严肃与认真,她转过身,抓着程烟的手腕把她拉到客厅,啪的一声打开灯,她直视着程烟的脸,却有些犹豫。

倒是程烟先开口了:“你在审问犯人吗?这么看着我,是想给我心理压力?”

“当……当然不是。”

“那有什么话就快点问,问完了我要去洗澡了。”

“也……没什么。”唐清影忽然有点心虚,“我就是关心一下,你和姐夫把唐清焰送回去,一路上还顺利吧?”

“没摔跤。”

“……还有呢?”

“没掉沟里。”

“哎呀!!”唐清影轻呼一声,神情已然有些焦急了,一时露出的小女儿姿态怎一个可爱了得。

“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额……”

唐清影抬起头,只见程烟正从容不迫的看着她,甚至嘴角还勾起了一抹轻蔑的笑,那表情分明就是在看她笑话。

她不由更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我们是好闺蜜啊!而且我不是……我不是什么都给你……分析好了吗?我们俩是一条战线,唐清焰掌控欲很强的,还精明得很,你只有选我当嫂子才不会吃亏!而且你说,我平常对你那么好,现在你还逗我,你说得过去嘛!”

“哦?”

程烟脸上的表情变得更有趣了起来。

“哎呀!”唐清影一咬牙一闭眼,“姐夫和唐清焰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吧?”

“哦,你问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你在关心你姐姐有没有摔倒呢。”

“好了快点说!”

“这么短的时间,能做什么?”

“谁知道呢……”唐清影脸一红,“这个要看每个人的能力吧?”

“别开车!!”

“那有没有说什么?”

“真想听?”

“真想听!……不后悔!”

“你姐姐说‘我都来找你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姐夫说‘我还没想好’。”程烟是想过给程云打掩护的,是的她真的想过,她这样一个人,能想到用说谎的方式来给一个人打掩护,这个人只能是程云。然而她之前事实上是一边和唐清影胡扯一边给自己腾出思考的时间,思考过后,她觉得还是实话实说更好。

“真的?你不是在逗我吧!”唐清影依然不敢置信的看着程烟。

“我不说谎。”

“……噗!你和姐夫都是说谎不脸红的那种,你说你不会说谎,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哈哈哈……”唐清影笑道。

“……”程烟平静的看着她。

“。。。真的是真的?”

“嗯。”

“不对!你怎么不给姐夫打掩护!”

“没必要。”程烟淡淡说,“他也不需要我给他打掩护,我也不想给他打掩护。”

“额……”

唐清影陡然怔住了,她无意识的放开了握着程烟手腕的手,然后这只手一时却又不知道该放哪。

片刻后,她呆呆的问道:“姐夫真这么回答?”

“……你要我说几次?”

“你就不能好好回答一下吗?人家都这么伤心了……”唐清影音色有点变了,只是一丁点,她终究是个开朗大气的女孩子,只有熟悉她声音的人才能听得出。

“真的。”程烟声音软了下来。

“这、这是什么意思呀……”

“你知道意思的。”

程烟反手握住了唐清影的手腕,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有点哄人的味道了——这般模样的她是真的难得,要是程云看见……不光是程云,就是九泉之下的两位教授看见此时的她,也一定会很诧异吧?

唐清影没再说话了,而是呆呆的睁着眼睛看向地板的某条缝隙。

她眼睛红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没有说话,也就再听不到那令人心疼的哭腔。

好半天,她才咳了一声,说道:“老子就知道,和姐姐抢姐夫抢不赢!”

程烟额头上浮现出几条黑线。

万万没想到,这妮子反应过来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么一句。

这时唐清影又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烟烟你说,我还有机会吗?姐夫说他还没有想好来着……”

程烟默默的看着唐清影,在这姑娘眼中她看到了跳跃着的希冀光芒——这姑娘已入魔了,入魔很深,以至于她连这么微弱的一点希望之光都不放过,仿佛只要自己说一句‘还有机会’,她就会重新充满斗志,继续追寻自己从高中就开始向往着的爱情。

沉默了很久,她说道:“我不知道。”

“你这么会不知道!”

“我没谈过恋爱。”

“理论经验最丰富的就是单身狗,而且你是全世界最了解姐夫的人了,以你对他的了解来评断……”

“……”

程烟又沉默了下,才反问道:“你说的机会是什么?赢过你姐姐?”

“啊!”

“有可能,如果你比她活得长的话。”

“不见得……”

“那你就别想了。”程烟直截了当。

“那……”唐清影明显被这个回答打击得不轻,但她怔怔的,还是继续说,“那一夫一妻呢?”

“???”

“一夫一妻呀……”

“太婆婆妈妈了!我就问你,你追寻的到底是什么?”程烟皱起了眉头。

“我追寻的……”

“婆婆妈妈!我来问你!你想和程云上床?还是想要这个名分?”程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她实在忍受不了这闺蜜的扭捏了。

“都……都想。”

“一夜晴也能上床,结了婚也能貌合神离,这就是你要追寻的?一些表象的东西罢了!既不是真物,亦无法永恒,这样的东西要来干什么?”程烟毫不客气。

“那什么是真物?”

“我怎么知道!”

“那你说这么多……”

“我只想你明白,上床不重要,那一纸证书也不重要,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是会随着时间而消失的。如果你对程云不是真的爱,那么你在未来会渐渐醒悟,如果你是真的爱他,那么几千年的陪伴还不够吗?还是说你非觉得要拿了一张百年后就不管用的纸,办了一场百年后所有宾客都死完的宴会,或者上了床,才是真的爱情?”程烟冷冷的盯着她,“我觉得你应该先想清楚,你说的爱情,是因为各种激素分泌而起的欲望,还是想和一个人互相陪伴走完一生的坚定信念?它属于肉体,还是属于灵魂?”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有道理!诶不对,这是不是柏拉图的理论啊?”

“……”

“不过确实很有道理诶……”

唐清影陷入了思索,然后她又嘀咕道:“果然,单身狗的理论经验就是丰富,特别是那些爱看书的单身狗,一套一套的。”

程烟:“……”

当唐清影回过神,想继续拉着程烟就这个话题深入探讨时,却发现程烟已经拿上了睡裙和一条小内内走向了浴室。

与此同时,在他们的隔壁。

殷女侠坐在程云房间的沙发上,小萝莉蹲在她面前的茶几上,一人一兽对视着。

起初她们俩是在对峙,一个的表情是‘你瞅我干什么’,另一个的表情是‘你赖在本王这干什么,怎么还不走’,但不知何时她们都安静了下来,听得一愣一愣的。

哗的一声,浴室门被推开了。

程云用毛巾擦着头走出来,看了眼俏脸通红的殷女侠,有点哭笑不得:“你喝醉了酒就回去睡觉呗,坐在我这干嘛?”

正好这时相声已经结束了,殷女侠全身都抖了一下,一激灵,回过神来。

“啊!……我想来找你玩。”

“找我干嘛?不去睡觉或者练神功吗?”

“不想去睡……”

“那你想干嘛?”

程云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加多宝出来,递了一罐给她:“喝醉了口渴吧,喝点水会好得多,冰过的。”

殷女侠从他手里接过加多宝,握在手里很冰很冰,但是她没打开,而是就这么握在手里边,呆呆的说:“我不想回去……”

“嗯?为什么?”

“不晓得……”

“……”程云看见她这‘整个人都宕机了’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那你想干什么?”

“我……”

殷女侠犹豫了下,兴许是思考。几秒种后,她直接往旁边一倒,上半身就倒在了沙发上,两条有着优美线条的腿翘了起来。

只听她很认真的说:“我想就在这里睡。”

程云:“???”

他走过去,摸了摸殷女侠的额头。

嗯很烫。

程云叹了口气:“你喝得太多了,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那是雪碧……”

“好喝也不能喝这么多呀。”程云在殷女侠面前蹲了下来,看着她红彤彤的脸,目光忍不住往下一瞥,便瞥见了那薄软的体恤下鼓起的峰峦。

“额……”

程云连忙移开目光,继续盯着殷女侠,看样子她并未发现自己乱瞄的余光,便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额头好烫,脑子好涨,天花板在转,地上也在转,只有我和你没转。”

“……果然是喝醉了。”

“骗人,雪碧怎么会醉。而且人家都说醉了是飘飘欲仙的,我难受……”

“哈哈!好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不我不回去!我就在这里睡!”

“沙发睡着哪有床舒服!”

“舒服!”殷女侠固执又认真的说,模样可爱极了,“这个沙发宽,我窄,它长,我……反正睡着很合适!”

“好吧,那你就在这睡吧。”程云笑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站长你要走了吗?”殷女侠盯着他。

“呜呜!”小萝莉看不下去了。

“我去给你拿床毯子。”

“哦。”

“呜呜呜!”

小萝莉对着殷女侠使劲喊着。

但殷女侠把它的语音过滤掉了,甚至还动了动上半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待站长大人把毯子拿过来时,她却又坐了起来:“站长你要睡了吗?”

“嗯啊。”

“你……你睡得着吗?”殷女侠眼巴巴的问。

“怎么?你睡不着?”程云瞬间就察觉了她的意图。

“昂!”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殷女侠陷入了思索,许久她才想好,“我想和站长打游戏玩!”

“啊?”程云一愣,“什么游戏?”

“撸啊撸。”

“咳咳……”站长大人有点尴尬。

“站长我不嫌弃你菜。”殷女侠可聪明着呢。

“额……”

站长大人更尴尬了。

想了想,他说道:“撸啊撸太那个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这种游戏越打越精神的,影响睡眠,还是玩其他的吧!”

“那明天早上玩!”殷女侠皱着眉。

“好~~”程云很无奈,以前唐清焰说他喝醉酒像个孩子一样,现在他是明白了,谁喝醉酒都像个孩子,尤其是那种本身智力就是个孩子的。

“说好了!那我们今晚玩……我有消消乐、水晶消消乐、零食消消乐、蛋糕消消乐、神奇宝贝消消乐,还有植物大战僵尸,也有好几种呢。”殷女侠很豪气,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着站长大人,一副任你挑的架势。

“你……你喝醉后就没有其他想做的了吗?只想玩游戏?”程云扯了扯嘴角。

“有啊!我还想提着大砍刀出去砍人!”

“植物大战僵尸!!”

“好嘞!”

殷女侠将手伸进兜里,摸出一个很薄的手机和一把小匕首,又旁若无人的将匕首塞了回去。

打开植物大战僵尸,她还对程云招手:“站长大人你坐过来呀,我们一起玩!”

程云:“……”

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只有坐过去。

说是两个人一起玩,其实就是程云一个人在玩,声控版的植物大战僵尸,他用语音下达指令,殷女侠负责操作,一路通关,让殷女侠高兴得脸颊红扑扑的,每过一关都要手舞足蹈一番。她也刚洗了澡,穿得少,举手投足间都显露出爆炸的身材,忽略身高的话,她实在是个腿长手长、腰细胸大屁股翘的妹子,而且是健美的类型。

隐隐还有香皂的味道,是玫瑰牛奶味,但是味道很淡,大多是牛奶味,隐隐的一点玫瑰味道不仔细根本闻不出来。

小萝莉殿下被迫观战!

偶尔呜呜两声找点存在感,都被两人忽略了。

一直玩到很晚,殷女侠过了兴奋劲儿,终于是有点困了,而程云已困得不轻。

看着她在沙发上躺下,给她盖好薄毯,程云这才转身看向小萝莉:“我们也回……你把这只小耗子叼着干什么?害怕谁半夜把你的小耗子抓起来吃了吗?”

小萝莉无法吭声,但它转头瞄了眼殷女侠,眼中有几分敌视。

心虚的瞄了眼面露头疼之色的大王,它继续叼着小仓鼠,迈着轻快的脚步,一溜烟就走进了卧室中,然后才回过头来看程云。

程云更加头疼了。

摆了摆手,心力交瘁的走回卧室。

仔细想想,他以前喝醉后貌似也挺能闹腾,虽说在外边不会闹笑话,但回了自己的小出租屋后应该也和殷女侠差不多,不做点什么事来发**力就消停不下来的那种。不知道当时的唐老板哄他睡觉、强打起精神陪他玩游戏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心态。

喜欢我的时空旅舍请大家收藏:(www.canghaixs.com)我的时空旅舍灿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 - 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 - 我的时空旅舍txt下载 - 金色茉莉花的全部小说 - 我的时空旅舍 灿海小说

猜你喜欢: 亚博yabo娱乐城少年医生乡野小农夫兵器大师第一赘婿我来自三界外乡村小神棍重生过去当神厨重燃挖掘地球手术直播间我的老妈是土豪暴富人生重生之财气冲天小农民大明星我本善良之崛起地球至强男人顶级神豪娱乐之唯一传说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野性为王重生之御医单挑好莱坞亚博yabo娱乐城之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乡村最强小神农亚博yabo娱乐城最强仙尊
完本推荐: 贵族校草独家小甜心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快穿之教你做人全文阅读亚博yabo娱乐城至尊全文阅读第一狂妃:绝色邪王宠妻无度全文阅读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全文阅读绝望教室全文阅读农夫戒指全文阅读鹤冲天全文阅读绝地求生之变身女主播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锦绣生香全文阅读远东1628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重生之极限进化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万妖之祖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鸿蒙道尊亚博yabo娱乐城绝品仙医无耻术士天道罚恶令电商穿越七零年代山河不夜天[穿越]权门婚宠独步成仙第一侯大唐好相公帝国巨星武裂天穹主宰星河重生之战神吕布冥冥之中喜欢你万古最强宗超凡黎明天庭临时拆迁员万界之最强哥斯拉重生之完美未来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遗忘国度之德鲁伊超级神途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穿越从养龙开始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神魔之上末日崛起灵气逼人家有悍妻怎么破

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时空旅舍txt下载手机版 - 金色茉莉花的全部小说 - 我的时空旅舍 灿海小说移动版 - 灿海小说手机站